尊龙备用网站
联系方式
联系电话:
联系传真:
电子邮箱:
联系地址:
当前位置: > 尊龙备用网站 > 尊龙备用网站

黄河安澜尊龙神

作者: admin 来源: 未知 发布时间:2019-05-27

  黄河,是我们中华文明孕育和发展的摇篮。伟人说得好:“没有黄河,就没有我们这个民族啊!” 黄河,也是我们民族精神的象征。正是滔滔不绝的黄河,以她那劈山斩石、百折不回的雄伟气魄和接纳百川、汇聚千流的恢弘气度,熏陶、濡染着又中华儿女,铸就了他们自强不息、包容厚德的格和勇于搏斗、反抗侵略的气概。但是,面对这条河情复杂的大渎,如何兴利去害,使其“洪波九曲循规以趋,巨浪千层顺流而下”,自古以来就是中华民族的伟大理想,就是举国上下密切关注的巨大工程。位于河南武陟的黄河流域最大的龙王庙――嘉应观内,就供奉有林则徐的塑像。乍见时,我愣了一下,随之连声称妙。林则徐在查鸦片、抗击英军方面功勋卓著,在抗洪防灾、兴修水利方面也是成绩斐然。林则徐出任杭嘉“湖道”时,注重修建海塘;他任江苏按察使时,积极赈灾安民;道光十一年(1831)他任河东道河道总督,负责黄河中下游事务,更是殚精竭虑。《黄河志》对林则徐治河记载得非常详细。说他从曹州考城(今兰考)上黄河北堤西行,逐一检查防汛料物堆垛厅库,“无一垛不量,无一厅不拆”。当查得兰仪蔡家楼料垛虚假有弊,他毫不留情地撤了兰仪同知于卿保的职,责令其赔偿损失。道光皇帝接到奏报,夸林则徐:“向来河工查料垛,从未有如此认真者。”林则徐还虚心听取群众意见,认真总结经验。当听说在险工紧急、溃坝塌堤情况下,抛石护岸比柳埽更有效时,他就亲自测量、实验,悉心揣度,摸索出了使洪水下不漏底塌陷、上不涮岸浸渐的防洪新技术。林则徐调任湖广总督后,大力修筑、汉水、荆江堤防,排除了水患。他任两江总督时,又拨银13.5万两,集资11万两,治理了下游及黄浦江入海口、七浦江、徐六泾、东西护塘,疏浚了丹徒、丹阳运河,一举造就了“吴中数十年之利”。第一次鸦片战争失败,在南海点燃销烟烈火与坚持抗战有功的林则徐,受到投降派的攻击。腐败无能的朝廷,把这位有经天纬地之才的良臣革职“从重发往伊犁效力赎罪”。就在林则徐被发配新疆途中,恰逢黄河又在开封祥符决口。在军机大臣王鼎的保荐下,他被派赴灾区戴罪治水。他怀着“亿兆命重身家轻”的信念,见害就除,像堵烟害、夷害一样,挺身去堵水害。半年过后,合龙成功,其他的人都论功行赏,惟独他得到的却是“仍往伊犁”的谕旨。在丝绸古道上艰难地跋涉了四个多月,林则徐到达惠远。随即被伊犁将军布彦泰安排管理粮饷,并协助办理屯垦和水利。林则徐不顾“衰龄病骨”和恶劣环境的折磨,决定修建100公里的长渠,引哈什河水灌阿齐乌苏的20万亩荒地。他组织各族群众花210万个工日,历时四个月,终于建成。这条被人称为“林工渠”的工程,使用了123年,直到1967年新渠修成才“退役”。接着,布彦泰奏请道光皇帝批准,由林则徐和喀喇沙尔(今焉耆)办事大臣全庆经办全疆勘查荒地事宜。他与全庆“累月边庭并辔行”,在茫茫戈壁滩上,纵横2万里,查勘荒地60余万亩及一些水利设施。这些荒地后来陆续被开垦出来,不仅在某种程度上缓和了驻新疆清军的粮饷危机,而且解决了一些无地或少地的各族农民的土地问题,从而促进了经济的发展。对这位清末的著名政治家、抗战派领袖、水利专家,人民群众身怀敬意。江苏、陕西都曾为他建庙祭祀。他的塑像列位于皇帝敕建的龙王庙,可谓顺民心,合民意。这是一个不完全的数字。只是文献资料对先秦到统治时期的3 000多年里,黄河发生漫溢、决口和改道的粗略统计。“善淤、善决、善徙”,是黄河的一大特点。黄河中上游河道的迁徙,主要发生在泥沙容易淤积的河谷开阔地带。如青铜峡至石嘴山之间的银川平原,在历史上曾发生黄河主流东迁西摆的现象。黄河下游,则是河道变迁最为频繁的河段,平均每两年就决口一次。大的改道有26次。河道有时北走,由海河注入渤海,有时南流,夺淮河进入黄海,并曾一度汇入。黄河的来回摆动,对整个黄淮大平原的地理环境和社会生产产生了巨大的影响。黄河最晚的一次决堤改道,是公元1938年在河南花园口和中牟西北赵口炸堤造成的。两股洪水奔腾而下,泻向贾鲁河、颍河及涡河,注入淮河,在黄泛区肆虐达9年之久。致使河南、安徽、江苏的5.4 万平方公里的流域遭灾,受灾人数达1 250多万,其中有89万人被淹死,造成黄河史上最严重的人为惨案。康熙六十年(1721)八月至雍正元年(1723),黄河在武陟秦家场、马家营、詹家店、魏家庄四次决口。滔滔洪水淹没新乡、彰德(今安阳)、卫辉,经卫河突入海河,直京畿津门,大量泥沙淤塞粮道,震惊朝野。黄河决口事大,河务大臣和藩镇大员云集武陟,紧急商讨,确定了开挖引流堵口等治河方案。在汛期河水暴涨、主流北去的险恶形势下,陈鹏年临危受命。不料在马家营四堵四决,大受挫折。他不顾重病在身,日夜在堵口工地上指挥,食宿皆不离开。当再次在邙山下开挖引河,分杀水势,于雍正元年正月堵口成功时,他已累得吐血,病入膏肓。雍正皇帝登基前曾许诺,堵口告竣即在武陟修建总龙王庙。他即位后,在国库仅存白银800万两的情况下,拨出巨款,派御匠,调山东、河南、山西、陕西、安徽五省民工,仿故宫,大兴土木。历经数年,总龙王庙建成,耗资288万两。雍正帝钦赐御制匾额,定名为“嘉应观”,取嘉瑞长应之意。为了确保黄河安澜,雍正帝又命在嘉应观两侧建起东西道院,作为黄河河道衙署,负责修防,建造从武陟至入海口的千里大堤。超凡王国,神明众多。最受瞩目者,当属水神。在我们这个长期靠天吃饭的农业大国里,更是如此。龙王,是古代传说中的灵兽之王,能兴风作浪,普降甘雨。历代河渎龙王庙,大多建在河工险要处,目的是请龙神安澜佑民,谁知结果多是“大水冲了龙王庙,自家人不识自家人”,难得长久保存。嘉应观却例外,因兼衙署而保证了安全,使得我们至今仍能观赏到这座精美的宫庙,及其保存的珍贵的治河功臣巨谱和史料。甘肃兰州白塔山下,旧时有黄河大渎庙,其楹联上句云:“探源头天上而来,仗神力疏通,澜安九曲。”清人崧蕃所撰,词佳意美。导致“澜安”所依仗的“神力”,究竟是来自超凡王国,还是出于平凡世界?嘉应观中以大禹为首的治水英雄谱,可以揭开这一谜底。雍正皇帝及其后继者的心理状态,是矛盾的:既迷信,又务实。他们敬畏龙王的神奇本领,祈求龙王保佑,以取得心理上的慰籍,又注重河官的治理作用,鼓励河官“恪勤”、“御灾捍患”,取得安澜的成效。于是,超凡王国中的神灵与平凡世界里的俊杰,就被有意无意地混淆在了一起。且看嘉应观中的享祭者:“虚”的较少,“实”的较多。中殿与配殿里的14位龙王,除谢绪与黄守才的彩浓厚以外,其余都是彪炳史册的治河功臣。按朝代划分,有西汉的贾让,东汉的王景,南宋的谢绪,元代的贾鲁,明代的黄守才、白英、潘季训、宋礼、刘天和,清代的朱之锡、栗毓美、齐苏勒、嵇曾筠、林则徐。从他们的事迹看,或给人启迪,或感人至深,或耐人寻味,使人深感:沧海横流,方显出英雄本;洪水泛滥,更呼唤俊杰安澜。贾让,是惟一的以理论构想入祀的河神。西汉以前,黄河下游频繁改道。汉武帝曾为濮阳堵口花去600万两银子。以后历经几个皇帝,再没有治河堵口的勇气。哀帝初期,黄河在魏郡以东的北岸多处溢洪决口,难以分辨河床和河岸。袁帝诏令各地上书好的治河意见。贾让提出三条治理之策:上策是人工改道,安排黄河北去入海,可致“河定民安,千载无患”;中策是“多穿漕渠于冀州地,使民得以灌地,分杀水势”;下策是缮完故堤,继续加高培厚堤防。故后世常称谓“治河三策”。两千年来,历代治河,全在他的上中下三策选择,可见其影响之深远。王景是历史上著名的治水专家,有出的才能。东汉初,连年战,堤防失修,黄河流,济水、汴水各支派泛滥,数十州处于洪水之中已达几十年。汉明帝下决心发兵数十万,让王景治理黄河和汴渠。王景亲自到现场勘度地势,实施指挥。自荥阳以下,东至千乘(今山东兴西北),修堤千余里,并采取开凿、破除、疏浚、堵截、分流等多种措施,使黄河出现了一个800年未发生重大改道的相对安澜时期。这是治黄历史上罕见的纪录。元朝的贾鲁,任工部尚书总治河防使时,对黄河进行了综合治理。面对“使观者股栗,众议沸腾”的突发险情,他表现出大无畏的精神,迅速组织官吏工徒10余万人,冒死向前,奋力搏战,终于化险为夷,创造了汛期堵口一次成功的范例。明代的白英、宋礼、潘季训、刘天和,各有建树。白英,号汶上老人。他没做过什么官,却对黄河堤防有着深刻了解,并有一套治理的。他调集民工30万,开挖了运河,让黄河归入故道。潘季训作为专家,四次主持治河近10年。其“束水攻沙”论对后代产生过深远的影响。刘天和刚正不阿,是文武全才,他在治河实践中认真总结经验,写了一本《问水集》流传后世。清初的朱之锡,任兵部尚书兼河道总都时,强调“防重于抢”,严格规划了河防官员及各类官员的职责。10年间连续堵口,驰驱黄河南北,以至积劳成疾,鞠躬尽瘁。齐苏勒雍正年间任河道总都7年,是武陟四次堵口、修建御坝的策划者、组织者和指挥者之一。御坝建成后270多年,武陟再未决口。嵇曾筠,雍正年间长住嘉应观西道院河防衙署,主理堤防事务。其“引流杀险法”,屡试屡验,使“豫省大堤长虹绵亘,屹若金汤”。其子嵇璜,继承其事业,乾隆年间任河道总督。其孙嵇承恩步父祖之后,嘉庆年间也做了河道总督。一家三代总督,功绩卓著,在治黄史上绝无仅有。与林则徐同时代的栗毓美,道光年间任总督,管辖河南和山东的黄河、运河修防事务。他创造了用大方砖中间穿孔牵连筑坝下埽的好办法。史书评论他说:“风雨危险必恭亲……在任五年河不为患。”大禹不是“龙王”,因为他是中华民族的立国始祖,没有一个帝王敢贸然不自量力地为他册封此号。他却在各处龙王庙中超然凌驾于诸龙王之上,因为他应该位列龙祖,他是亘古以来最伟大的治水英雄。在敕建嘉应观里,大禹同样是最高神主,人们为他建造了中轴线上最高的巍峨壮观的“禹王阁”,让他在这里统领河神,保国安民,让天下免受洪灾之苦。“肃然参禹阁,神驰四千年。功在疏河渎,生息九州安。”前来瞻仰者由衷发出了赞叹。在那遥远的年代里,古老部落的首领因治水成神的故事和传说特别多,但能超越部落的局限,在治水工程上做出杰出贡献的,就是跟尧舜同时期的禹。据传说,禹吸收父亲“围堵障水法”失败的教训,改用“疏川导滞”的办法。他发明了准绳的规矩两种原始的测量工具,走遍大河上下,勘察地形,作为疏导川流的依据。他从冀州壶口山开始治理,经过13年的艰苦努力,终于率领民众劈开龙门的伊阙,凿通积石山和青铜峡,使河水“大小相引,高下相受,百川顺流,各归其所”。饱受水患与“五谷不登,禽兽人”之苦的百姓,纷纷从崇山高埠上迁回,过上了安居乐业的生活。人民赞扬禹的丰功伟绩,称呼他为“大禹”――伟大的禹。大禹治水,体现了很强的求实作风和科学精神。周恩来同志1939年3月29日在绍兴禹陵祭禹后,曾高度称赞说:“大禹在人类向大自然作斗争中,打响了第一炮,在科学萌芽的时代,能同大自然作战是不容易的……”大禹是求实的典范,科学的先圣。禹因治水有功,承舜禅让,建立统一国家,定国号为“夏”,史称“夏禹”。中国一名“”,又称“禹域”,中华民族又叫“民族”,就来源于大禹统一国家及其所体现的民族凝聚力。大禹精神激励着又龙的传人。自古以来,黄河流域及其他地方的民众,对大禹感恩戴德,纷纷建庙、塑像、立碑、勒石纪念。出于对龙祖的缅怀和对英雄的崇敬,我怀着朝圣的心情,走近了“禹王”。我望着圣禹高大、庄严的塑像,凝神伫立,默默沉思,细细品味大禹精神的内涵。我想,作为其精神象征的禹王阁、禹王像,永远昭示着一个朴素而永恒的道理:为人民的利益建功立业的人,人民将永远怀念他,敬颂他。新中国成立以来,领袖发出号召:“要把黄河的事情办好。”各族人民群众热烈响应,龙的传人更显奇能。放眼黄河流域,一长串水电站闪耀,两大行城市群迅速崛起,调水环保等新工程付诸实施,经济像插了翅膀正在腾飞。大规模综合治理的新景象告诉我们:“安澜”的新还会层出不穷,母亲河将会更加美丽。

  【xzbu】郑重声明:本网站资源、信息来源于网络,完全免费共享,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,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,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。

 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。xzbu不保证该信息(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数据及图表)准确、真实、完整等。

尊龙备用网站 d88官方入口网址

{Copyright 2017 尊龙备用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